科技前沿

原创 满怀喜悦走在家乡田间的小路上(散文)_情感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6-19 00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原标题:满怀喜悦走在家乡田间的小路上(散文)

图文/李永洪

清晨,朝霞镶嵌在条条云带之中,布谷鸟在布谷布谷的叫,唤醒正在甜睡的家乡人。街上静无一人,东家拴在门口的小狗旺叫了两声,见到我像是见到主人一样,摆头摇尾,伸腿卧腰。早晨起得早,活动活动上坡去看看。不经意瞬间就走过了村后的柏油马路,来到通往上坡去的田间土路上。

这条土路几乎是一直向北直通村的北小河,通到机耕道,通上较远的田野北洼。这条路承载了世代祖辈们几百年的脚印,生生不息走到今日。时间约计20分钟,来到村北小河桥。这里河的两岸,便是家乡父老世代辛勤耕耘的口粮大田区。一眼望去,一家一户的田地耕作,景色独特,黄的黄、绿的绿,黄绿间隔,形成了一道道的美丽风景线。一眼望去,尽是绿油油、金灿灿的丰收景象,让人思绪兴叹。

2020的这个甲子年,真是个不平凡的年头。年初的疫情,至今让人们忧心忡忡,春天里的倒春寒、烦人的大风不时袭来,大雨、冰雹这些史上少有发生在春天的现象,再二三的重演。这对农业农民生产而言,无意间更是在雪上加霜。眼下正当小麦收割季节,走近麦田,给人的感觉真是满脸喜悦却又顿失暗色。

今年的小麦特别难管理,浇水打药比以往任何一年都多,尽管如此,小麦枯萎病、死棵、黑穗,绿穗重生,相继出现,倒伏一圈圈、一片片,看上去可是让人寒酸,一年的欲望,在这里老天却先给打了一个折。

"这麦好割了吧!"一声喊话,打醒了我的思绪。是啊,差不多好割了,"你看我今年的小麦,亩产能打三百斤?”是啊,是恐怕500斤就是大产量。眼看一年中的一半收成就这样了打了水漂,乡民们无奈为之叹息,他们把今年的丰产希望,只能寄托在下一季的玉米身上了。

年复一年,家乡的人们,就是这样在人均0.8亩的口粮地上,播种着一个又一个新的希望。顺着土路一直前行,来到大北洼,儿时的这里道东一片土地,是当时生产队地趟最长的一块地,南北有500米长。那年生产队的麦收,大人每人三行在头里拔,我在后面跟着?,一上午干了三气,还收不到北地头……,而如今这里已被流转出多年。

时光荏苒,历经沧桑。脚下田间小路,走了一辈又一辈。几经变迁,由最早的原始小路走到今天。如今的北小河的大桥,是70年代在原河口上面后建的。那时的小河,一年四季有水流,横跨河面上边的石板挢,是用木桩打造的。每当小麦收获季节开始,小桥上游便成了人们洗澡的好去处。现在的大桥设了拦水墙,增加了贮水功能。大河有水小河满,如今的小河也大大变了样。

时间过得真快,一大早不觉,太阳升起,火辣辣的有点晒人了,这时路上行人已渐有多见。电动两轮车、三轮车穿梭不断,你来我去。有梨园的抢时间套袋,有苹果园的也抓紧收尾,为备麦收的到来而各自紧张的忙碌着。

有人说,不走回头路,而脚下的这条路,祖辈们已走过了几百年,而以后也将会在很久,人们仍会执着的去坚守、传承着走下去。

我沿着这条路,又回到了小村庄的水泥路上。这时的村里相对还是那么的静。该上学的孩子们都上学了,年轻的都上班了,能下地干动活的都上地干活了。在村里时而可看到的,就是三三两两或跚步或驼背的老人们,坐在家门口、站在街上、在守望,在远眺。我的老母亲又站在街头向北望我了,噢,我该快回家给老人家做饭了。

2020年6月14日

作者李永洪,山东莱西市人,1956年出生,1976年12月入伍,1982年1月退伍,爱好文学,有多篇作品发表于报刊和网络平台,现居莱西市区。

《青烟威文学作品苑》编辑/李勋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