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咖名流

委内瑞拉:“南美洲最稳定的明珠”失色

发布日期:2022-06-22 11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5月18日,加拉加斯举行抗议活动,示威者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。本版图片来源CFP

  随着查韦斯去世、马杜罗上台及油价暴跌,委内瑞拉人的生活一落千丈。人们对变革的渴望演变为加拉加斯的剑拔弩张。

  每天黎明,被委内瑞拉人称为“bachaquero”的黑市买手就开始在加拉加斯最大的商店外排队。这个西班牙词语专指一种食量巨大的叶蚁,能搬动自重几倍的货物。这些人和几百名居民一同等待着抢购食物、尿布、牛奶等基本生活物资。不同的是,促使这些买手在烈日下一站几小时的不是饥饿,而是利润。那些半空的货架意味着他们可以加价出售用政府定价买到的商品,不愁没有买家。

  总统马杜罗指责这些黑市掮客“由人类变成了野人”,而促成这种转变的正是惊人的通货膨胀和持续恶化的经济。

  政府称那些买到东西后上网销售的人为“掮客2.0版”,加入这个队伍的人每天都在增加。加拉加斯商人马介休(JuanBacalhau)告诉英国《每日电讯报》,他每天支付1500玻利瓦尔(约合人民币985元)给清扫女工,但她最近表示宁愿去商场前排队,那样赚得更多。

  委内瑞拉的“80后”、“90后”曾经相信祖国是个富裕的国家,是“南美洲最稳定的明珠”,查韦斯能让人人过得体面。委内瑞拉记者杜阿尔特(EmilianaDuarte)在《纽约时报》撰文称:“5年前,谁都不会相信饥饿将是家常便饭。”

  多数人找不到食物,找到了也付不起黑市贩子开出的天价。野狗的吠叫声从街头消失了,越来越多的人公然在广场上抓鸽子。

  40岁的马介休认为自己是幸运儿,他的工资是用美元支付的,在黑市兑换玻利瓦尔的比价水涨船高,能让家人免受通货膨胀之苦。像很多中产阶级一样,他也通过掮客买日用品。“我的WhatsApp上有个联系人,我需要牛奶就找他。”马介休仍然会去市场买蔬果,但飞速的通货膨胀率总让他产生荒谬的感觉。“去年4月我花430玻利瓦尔(约合人民币282元)买的蔬果,到上周日已经要价1.4万玻利瓦尔(约合人民币9193元)了,是不是很疯狂?”他晃着塑料袋里满满的卫生纸说,“你知道这要多少钱吗?9000玻利瓦尔(约合人民币5910元)。”而委内瑞拉人的平均月工资为1.5万玻利瓦尔(约合人民币9850元)。

  政治风险分析师迭戈(DiegoMoya-Ocampos)认为,眼下愈演愈烈的经济危机是执政党“经济管理不善”造成的,他担心政府借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的机会,夺取更多私营企业的控制权。

  很多委内瑞拉人离开了故土,比如弗洛瑞斯(FranciscoFlores)。“政府夺走了运行良好的企业,将它们交给穷人,却没有教会这些人运营技能,公司只能破产。”这位如今生活在伦敦的药剂师认为,委政府让所有人“平等但贫穷”,“国家成了保姆,人们只能依靠国家,失去了寻求其他可能的能力。”

  目前,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和“每个战略区域”周围都有军队严阵以待。这是委内瑞拉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军事演习。

  政府宣布演习是对美国入侵的回应,但澳大利亚民族电视台(SBS)认为,该国紧急状态的真正原因在国内。

  作为最大的产油国之一,查韦斯就任总统时曾依仗每桶100美元(约合人民币655元)的高油价,提出将委内瑞拉打造成“社会主义的天堂”。它一度是全球贫富差距最小的国家之一,但随着政府换届及油价暴跌,天堂迅速沦为地狱。

  SBS称,在3月的民调中,60%的委内瑞拉人认为马杜罗要么辞职,要么应该被赶下台。185万人签署了罢免总统的请愿书,远远超过了启动这个议程所需的20万个签名。但按照规定,反对派须在第二轮请愿中征集到400万个有效签名,才能启动罢免总统的公投,而这一切必须在明年1月之前完成。否则,即使马杜罗下台,新的选举也不会举行,而是由副总统伊斯图里斯接任,完成剩余两年的总统任期。伊斯图里斯对马杜罗表现出的忠诚,一如当年马杜罗对查韦斯一般。

  不久前,美国指责委内瑞拉是其国家安全的威胁,并且因为“腐败和侵犯人权”对部分委官员实施了制裁,以走私可卡因的罪名起诉了几名委前官员。马杜罗立刻宣布,这是美国试图颠覆委政权的证据,全国进入紧急状态,政府和军队实施更加严苛的安全措施,控制了基本的商品和服务,并且负责控制和销售食物。马杜罗告诉外国记者,议会已“失去了政治合法性”,“消失只是时间问题”。

  他指责外部原因让委内瑞拉陷入了如今的困境,除了宿敌美国,还有来自哥伦比亚的移民。去年,几百名生活在边境的哥伦比亚人被驱逐出境,随后边境被关闭。马杜罗指责他们从事走私和准军事活动。

  这些言行引起了邻国哥伦比亚的强烈不满,一名外交人员愤怒地告诉SBS,“那些人多数来自穷苦家庭”。不久前,哥伦比亚举行了支持委反对派的游行,哥伦比亚几乎所有在世的前总统都参加了,几位彼此敌对、从不交谈的前领袖也暂时冰释前嫌。

  马杜罗希望通过部署军队稳定国家。与前任查韦斯不同,他没有军方背景,不过似乎仍取得了军方高层的支持。路透社称,马杜罗将1/3的部长职位授予军方,军方还获得了一家石油服务公司的控制权。

  不过路透社称,反对派领袖卡普里莱斯声称自己在军队有“高层同盟”。“我想告诉军方,摊牌的时刻就要到来,你们必须决定,是站在宪法一边,还是马杜罗那边。”

  国民议会议长阿卢普对法新社表示,希望通过对话和平解决紧张局势,“我们不想要大屠杀,也不想要政变”。

  政治局面的拖延改变了委内瑞拉社会。《纽约时报》称,“我不相信任何人”成了委内瑞拉人的座右铭。最近,网络上出现了委内瑞拉人在街头火烧小偷的视频,拍摄者对身上着火的人大吼:“这是为了教育你不要再偷东西!”这是今年该国第37起对犯罪者实施私刑的报道,不相信法律的人们将自己变成了执法者。

  更重要的是,穷人和富人实现了某种平等——生命和安全得不到保证。“委内瑞拉人如今根本生不起病,因为医院里空空如也,缺医少药。”迭戈说。成千上万的人在网上交换物品。脸谱网上很容易看到用剃刀交换止咳糖浆、用牙膏换糖或者用汽油换湿巾的人。抗生素是最火的。有人发帖称自己有7盒阿莫西林,几分钟内询问详情的回复就刷屏了。

  有葡萄牙护照傍身的马介休在等待政权更迭。如果那一天迟迟不来,他会移民。“我的孩子在这没有未来,国家变得太厉害了。”他说,“10年前我还会和父亲去海边露营,现在这么做无异于自杀。我带着对改变的希冀生活,但如果我离开了,我将再也不回头。”

  随着查韦斯去世、马杜罗上台及油价暴跌,委内瑞拉人的生活一落千丈。人们对变革的渴望演变为加拉加斯的剑拔弩张。

  每天黎明,被委内瑞拉人称为“bachaquero”的黑市买手就开始在加拉加斯最大的商店外排队。这个西班牙词语专指一种食量巨大的叶蚁,能搬动自重几倍的货物。这些人和几百名居民一同等待着抢购食物、尿布、牛奶等基本生活物资。不同的是,促使这些买手在烈日下一站几小时的不是饥饿,而是利润。那些半空的货架意味着他们可以加价出售用政府定价买到的商品,不愁没有买家。

  总统马杜罗指责这些黑市掮客“由人类变成了野人”,而促成这种转变的正是惊人的通货膨胀和持续恶化的经济。

  政府称那些买到东西后上网销售的人为“掮客2.0版”,加入这个队伍的人每天都在增加。加拉加斯商人马介休(JuanBacalhau)告诉英国《每日电讯报》,他每天支付1500玻利瓦尔(约合人民币985元)给清扫女工,但她最近表示宁愿去商场前排队,那样赚得更多。

  委内瑞拉的“80后”、“90后”曾经相信祖国是个富裕的国家,是“南美洲最稳定的明珠”,查韦斯能让人人过得体面。委内瑞拉记者杜阿尔特(EmilianaDuarte)在《纽约时报》撰文称:“5年前,谁都不会相信饥饿将是家常便饭。”

  多数人找不到食物,找到了也付不起黑市贩子开出的天价。野狗的吠叫声从街头消失了,越来越多的人公然在广场上抓鸽子。

  40岁的马介休认为自己是幸运儿,他的工资是用美元支付的,在黑市兑换玻利瓦尔的比价水涨船高,能让家人免受通货膨胀之苦。像很多中产阶级一样,他也通过掮客买日用品。“我的WhatsApp上有个联系人,我需要牛奶就找他。”马介休仍然会去市场买蔬果,但飞速的通货膨胀率总让他产生荒谬的感觉。“去年4月我花430玻利瓦尔(约合人民币282元)买的蔬果,到上周日已经要价1.4万玻利瓦尔(约合人民币9193元)了,是不是很疯狂?”他晃着塑料袋里满满的卫生纸说,“你知道这要多少钱吗?9000玻利瓦尔(约合人民币5910元)。”而委内瑞拉人的平均月工资为1.5万玻利瓦尔(约合人民币9850元)。

  政治风险分析师迭戈(DiegoMoya-Ocampos)认为,眼下愈演愈烈的经济危机是执政党“经济管理不善”造成的,他担心政府借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的机会,夺取更多私营企业的控制权。

  很多委内瑞拉人离开了故土,比如弗洛瑞斯(FranciscoFlores)。“政府夺走了运行良好的企业,将它们交给穷人,却没有教会这些人运营技能,公司只能破产。”这位如今生活在伦敦的药剂师认为,委政府让所有人“平等但贫穷”,“国家成了保姆,人们只能依靠国家,失去了寻求其他可能的能力。”

  目前,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和“每个战略区域”周围都有军队严阵以待。这是委内瑞拉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军事演习。

  政府宣布演习是对美国入侵的回应,但澳大利亚民族电视台(SBS)认为,该国紧急状态的真正原因在国内。

  作为最大的产油国之一,查韦斯就任总统时曾依仗每桶100美元(约合人民币655元)的高油价,提出将委内瑞拉打造成“社会主义的天堂”。它一度是全球贫富差距最小的国家之一,但随着政府换届及油价暴跌,天堂迅速沦为地狱。

  SBS称,在3月的民调中,60%的委内瑞拉人认为马杜罗要么辞职,要么应该被赶下台。185万人签署了罢免总统的请愿书,远远超过了启动这个议程所需的20万个签名。但按照规定,反对派须在第二轮请愿中征集到400万个有效签名,才能启动罢免总统的公投,而这一切必须在明年1月之前完成。否则,即使马杜罗下台,新的选举也不会举行,而是由副总统伊斯图里斯接任,完成剩余两年的总统任期。伊斯图里斯对马杜罗表现出的忠诚,一如当年马杜罗对查韦斯一般。

  不久前,美国指责委内瑞拉是其国家安全的威胁,并且因为“腐败和侵犯人权”对部分委官员实施了制裁,以走私可卡因的罪名起诉了几名委前官员。马杜罗立刻宣布,这是美国试图颠覆委政权的证据,全国进入紧急状态,政府和军队实施更加严苛的安全措施,控制了基本的商品和服务,并且负责控制和销售食物。马杜罗告诉外国记者,议会已“失去了政治合法性”,“消失只是时间问题”。

  他指责外部原因让委内瑞拉陷入了如今的困境,除了宿敌美国,还有来自哥伦比亚的移民。去年,几百名生活在边境的哥伦比亚人被驱逐出境,随后边境被关闭。马杜罗指责他们从事走私和准军事活动。

  这些言行引起了邻国哥伦比亚的强烈不满,一名外交人员愤怒地告诉SBS,“那些人多数来自穷苦家庭”。不久前,哥伦比亚举行了支持委反对派的游行,哥伦比亚几乎所有在世的前总统都参加了,几位彼此敌对、从不交谈的前领袖也暂时冰释前嫌。

  马杜罗希望通过部署军队稳定国家。与前任查韦斯不同,他没有军方背景,不过似乎仍取得了军方高层的支持。路透社称,马杜罗将1/3的部长职位授予军方,军方还获得了一家石油服务公司的控制权。

  不过路透社称,反对派领袖卡普里莱斯声称自己在军队有“高层同盟”。“我想告诉军方,摊牌的时刻就要到来,你们必须决定,是站在宪法一边,还是马杜罗那边。”

  国民议会议长阿卢普对法新社表示,希望通过对话和平解决紧张局势,“我们不想要大屠杀,也不想要政变”。

  政治局面的拖延改变了委内瑞拉社会。《纽约时报》称,“我不相信任何人”成了委内瑞拉人的座右铭。最近,网络上出现了委内瑞拉人在街头火烧小偷的视频,拍摄者对身上着火的人大吼:“这是为了教育你不要再偷东西!”这是今年该国第37起对犯罪者实施私刑的报道,不相信法律的人们将自己变成了执法者。

  更重要的是,穷人和富人实现了某种平等——生命和安全得不到保证。“委内瑞拉人如今根本生不起病,因为医院里空空如也,缺医少药。”迭戈说。成千上万的人在网上交换物品。脸谱网上很容易看到用剃刀交换止咳糖浆、用牙膏换糖或者用汽油换湿巾的人。抗生素是最火的。有人发帖称自己有7盒阿莫西林,几分钟内询问详情的回复就刷屏了。

  有葡萄牙护照傍身的马介休在等待政权更迭。如果那一天迟迟不来,他会移民。“我的孩子在这没有未来,国家变得太厉害了。”他说,“10年前我还会和父亲去海边露营,现在这么做无异于自杀。我带着对改变的希冀生活,但如果我离开了,我将再也不回头。”